• 写秋的文章:喜秋

    写秋的文章:喜秋

    写秋的文章:喜秋 (一) 夏天的时候就盼望着早些立秋,立了秋便分早晚凉。像我这种疰夏的人,不是在过夏天,而是在熬夏天,热得发狂的夏天是没有天理的,把人的身子放在大地上爆

  • 写在父亲节来临之际

    写在父亲节来临之际

    写在父亲节来临之际 最近,大家在一起玩,学唱一曲“提起这个小老婆”,是山东吕剧《李二嫂改嫁》里李二嫂婆婆的一段唱。唱起这段曲子,就想起了我的父亲,父亲当年总愿意扮演

  • 写在她的生日时

    写在她的生日时

    写在她的生日时 还是我在草原上的时候,由于一个特殊的工作原因,我一个人在一条河边上工作了近半年时间,克服了令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。 那个时候真可谓是:暴雨,鞭笞着我本

  • 写冬

    写冬

    写冬 我深度怀疑\一个无雪的冬天与一个人密切相关\找到那个人\一如捕风捉影 于夜下\看着轻霜染遍了枝条\向前追溯了很久\雪泥鸿爪;流风回雪\记载的雪冬\或许只是简简单单的\一群大

  • 再酿一坛老酒

    再酿一坛老酒

    再酿一坛老酒 故土是什么?就是暮色中老家屋顶的炊烟,累了时就望一望。它慢慢升腾,与天边晚霞相衬时,再远的我也知道,家里人都回来了,就等我这在外面疯耍的孩子回去呀。 怀

  • 再见,青春!

    再见,青春!

    再见,青春! 时间就像水流里的花瓣,就在你关注的那一眼里,它是存在的,稍不注意,它就存在于你的记忆和想象里了。青春也是一样,它是如此的短暂,短暂到你还没来得及多看它

  • 再见、我的爱人

    再见、我的爱人

    痛苦的不是过去,而是记忆... 回首过往的点滴,这段感情就像一个沙漏,哪怕自己已投入的再多,付出的再多,那沙子还是会一点点的流走,到最后握在手里的只是一缕清风,和自己早已被风吹

  • 再见李根嫂

    再见李根嫂

    踩着夕阳下的微步,我再次踏上那条小街,向南康村——西安北郊一个普通的城中村走去。时值初秋九月,天蓝盈盈的,习习的微风吹在人的脸上很温润,也很惬意,这不觉使我想起前

  • 首页 1 末页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