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妈妈脸上的岁月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3 14:58
  • 人已阅读

  作者:侯月兰   五一刚过,难得有空休息,中午泡上杯咖啡静坐电脑桌前,室外阵阵凉爽的风从窗外吹来,使我感到难得的惬意,无意间翻开日历,五月十一日“母亲节”三个字进入了我的视线,说来真是惭愧,要不是日历的提示,我从来不记得母亲节,也不记得我母亲的生日,这一点我真是粗中之粗,在时间中我总是盲目而混乱,常常忽略这些重要的细节。岁月的磨砺使母亲的身体在不断地缩小,曾经红润而美丽的容颜如今也成了“核桃皮”母亲老了,是我,她的女儿,她其他的儿子和子女,在帮时间来摧毁她,在助纣为虐。我以为这是世间最不公平的事,但我的母亲,那个平凡的老妇人,她却觉得幸福,平静而且自足。   母亲出生在旧社会,虽然没念过什么书,但在教育子女上却一直很严,在我们兄妹中,二哥算是个贪玩且最不听话的一个,记得那年的夏天,我大约五六岁吧,调皮的二哥放学后和几个小伙伴玩耍时,用弹弓误把一个过路的老太太头打破了,老太太找上门来,当时家中生活窘迫,母亲只好向邻居借了些钱,带人家去了医院,晚上回来气愤中的妈妈揪着二哥就打,挨打中的二哥乘母亲拿家什时,迅速地跑了出去,由于是夏季,光着身子只穿着一条田径裤头的二哥直至深夜还没回来,当母亲心情平静下来后,我看见静坐凳子上她眼中闪烁着后悔、心痛、和不安的泪花,终于按捺不住的但心,踏着夜色,母亲开始漫无边际一条街,一条街地寻着儿子,寻觅中母亲突然想起了夫子庙的花鸟市场,那是儿子最爱去的地方,来到花鸟市场,远远地一个光着上身的熟悉身影进入母亲的视线,担心二哥再次跑掉,母亲乘其不备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:“跟我回家!”当吓了一跳的二哥缓过神来后,知道自己错了没有争执,乖乖跟着母亲回到了家里。二哥上床后很快进入梦乡,而母亲却静静地坐在床前,抚摸着二哥被自己打得红肿的胳膊,心疼的暗自抽泣,她的抽泣很压抑,但在我耳里那是静止一般黑暗中唯一的声音。   出生在农村的母亲没有文化,她希望我们好好学习长大能成为有用之人,因此在我们的学习上都能尽量满足,在那个贫困的年代,买不起书包,母亲就用毛巾一针一线地为我们缝制书包,记得在我上小学时为了省电,家中通常只开一个十五瓦的灯,我们在写作业时,母亲就守在我们旁边纳鞋底,十五瓦灯实在太暗,母亲那里更暗。她的手被针扎了一下又一下,她一直要等我们作业写完,日日如此,次日晨她还要早早起来做家务,同样日日如此。   抗日战争、自然灾害、文革十年、下放十年、回城、、、、、、岁月在不经意间把痕迹,深深地印烙在了母亲曾经美丽的脸上,去年当了曾祖母的母亲,喜兹兹地从大哥手上抱过刚几个月的重孙女时,重孙女认生的哭姿,却让母亲认为是自己皱纹纵横脸吓到了孩子,伤感地喃喃自语说:“太太的脸像个鬼吧?吓到你??宝宝!”听了母亲自责的话语,我的心在隐隐作痛,岁月使我母亲变得又老又丑又小,可在我眼里母亲胜过最美的美人,胜过鲜花,胜过任何天神,胜过我所崇敬的荷马、但丁或者玛格丽特.杜拉斯。母亲是世界的起源,光芒的起源。如今每当看见眼花、驼背、步履蹒跚的母亲,我的心就疼,我终于又写了我的母亲,其实在我初涉文学时,我就写过我的母亲,然而恩重如山的母亲让我总是写不完。   2010年6月5日   相关专题:妈妈 岁月 顶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