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相聚,再相遇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3 14:58
  • 人已阅读

  再相聚,再相遇 你和她好了。在朋友圈晒了合照,很有夫妻相呢。同学们纷纷赶去送祝福,女同学是一沉不变的煽情,各种祝福语,总之就是在一起一定要幸福哦···之类的。男同学则都是专业调侃员,各种伤风败俗的话,呦,小子,女票不错哦,借哥们儿玩几天··等等。这算是另类的祝福吧。我想象不到,在我之后的几任女友看到后会以怎样的方式祝福你。而我,正在恶毒的诅咒你们快点结束,就像巫婆。 书里说,“如果真的爱一个人,就算没有在一起,只要看到他(她)幸福,就好。”那么我呢?我这样的行为是否不算爱? 刚从国外回来的班长在微信群里发了条同学聚会的号召,赢得了很好的反响。地点是初三三班教室。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去时,就看到有人艾特我,小不点要来哦。班长和我一样姓,而且同派别。初中时,因为我个小,所以一直叫我小不点。对我也是蛮照顾的。那时,看他的痞样,那声哥我始终喊不出口。 其实我很想去,很想见你。这场同学聚会,我期盼了很久。本以为你会孤零零的到场,这样的形式,对我也有些许安慰。如今这般,我怕我的眼泪会先认出你。 聚会当天,我没有精心打扮。就穿着毕业后,用第一笔工资买的那件蓝色羽绒服。我们的开始,是蓝色。你喜欢蓝色,而我恰巧穿着蓝色衬衫。 中学学校,我每年都会去。那里,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,也是爱情开始的地方。太多我们的初次,太多我们的泪水和欢笑。我喜欢这里,因为这里还有你的味道。 我接到了布置会场的任务,所以就早到。操场上,班长为首的几个男同学在打篮球,没有你。这会,你应该在忙着招呼她吧。教室门是敞着的,进去时,已经有几个女同学在忙活了,看见我来,热情的打了招呼,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跟着忙活。会场布置差不多了,我拿了些他们事先准备好的饮料去操场,招呼他们歇会。同学们也先后到场,看见他们三五成群的在一起畅谈,不禁感慨,分离带给人们的思念有多重。班长则不忘调侃我:不得了了,妹子变得体贴了哈。我笑笑。看着他,不似当年的痞气,倒多了几分刚毅。我说,看见帅哥就这样。看着我说,一点没变,没出息的样。口气有些惋惜。我反驳道:你多有报复啊!现在都是跨国CEO了。他翻着白眼,在我肩上拍了两下,这刻薄劲见长嘿,怪不得当年和陈同学一拍即合····意识到自己话出唐突,停了下来,尴尬的看着我。我的笑也僵在嘴角。原来班长你一直都知道我放不下他。在国外吃了不少苦吧?我试图打破尴尬。你漫不经心的阐述你在国外的种种。告诉我,人不能害怕苦,只有吃的足够苦,才能使心长得比身体强壮。我不禁惊讶,磨练的不错啊。 天已经暗黑,我们在见证了我们喜怒哀乐的校园里狂欢。那个破旧而温暖的三班,承载了我们整个青春。大家都试图在这里找回曾经温暖过我们的那颗心。 聚会开始了,你还没来,迟到是你的惯例。班长的致辞,给了大家很多正能量。我却一句都没听进去。只是看着窗外,附和着大家鼓着掌。接下来是自由活动,你们手舞足蹈,三五成群的打闹,互相灌酒··仿佛再一次看到了你们最初不顾一切追寻自由的样子。 我自那次酒醉后再没有喝酒,拿了瓶饮料走出教室坐在门口的台阶上。新翻修的台阶有些硬,上面我刻着的你的名字也被覆盖了。初三一整年,我都坐在这里等你。如今,台阶变了,时间变了,感觉却更加浓烈。 校大门被人推开,即使换了新的,还是会有咯吱的声音,我知道,是你。黑暗处,你向我走来,只有一个人影。你没有带她。我起身,眼泪已然夺眶而出。喉咙干涩的难受,擦了眼泪,喝了口饮料,转身进了教室。坐在原来的座位,心里在忐忑,我该如何回应你的问候,要不要主动打招呼····等等,这些在我心里一遍一遍的揣摩。见到你我总是很纠结。 你出现在门口时,他们一拥而上,问你迟到的原因,人太多,太嘈杂,我没有听见你的回答。班长扬言要你先干三瓶,就这样你在讲台上被他们拥簇着喝酒,你推辞着,说还要开车什么的。我没有去帮你挡,就在下面看着,想看看你喝醉后的样子,会不会记起我。就如我喝醉后,整个世界都是你,痛哭着喊你的名字。 台上的你,没有以前帅气了,过了青春期的你脸上倒长了些青春痘。皮肤明显黑了,是当兵训练时晒得吧。看的出来,你的酒量还是可以的,喝了三瓶,没太大反应。这时不晓得是谁在起哄:为了女人迟到应该罚严重些,白的也应该喝三杯。面对这样的‘盛情’你一改以往的矫情,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拿起酒杯。喝完第二杯,有些踉跄。我还是战胜不了内心那该死的情感,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跑过去抢过酒杯仰头吞下那杯酒。众人皆被我的举动震惊了,屋里一下子变得安静。那是我第一次喝白酒,辣的我满脸通红,胃里烧的难受。正在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时,小柯端了盘花生米给我,我捻了几粒塞进嘴里,果然好多了。他笑着对众人说,刚在和她打赌,敢不敢喝白酒来着。场面可算恢复了。小柯递给我瓶水,冲我笑了笑,回到人群。我站在原地,想哭,有些人他一直都在,你回来还能找到。有些人,你不停跟随他,只会越走越远。 当初为我挡酒,如今替我解围。即便是已经有了婚姻。还是会这样做。而我欠他的不仅仅是一句谢谢,还有一场恋爱。 我找到喝醉的你,就坐在我等你的那个台阶。这么多年来,依然克制不了接近你的心。小心翼翼的走近你,你在打电话,让她先睡,明天见··语气里满是温柔。这感觉很熟悉,我第一次醉酒时,你曾这样温柔的安抚过我。如今却将这温柔全付给了她。不禁心酸。你看见我,示意我坐下。我把喝过的半瓶水递给你,你接过去喝了口。场面多和谐啊。然而,我心里并不好受。宁愿你不接受,就像面对我的感情一样,狠心的拒绝。这样我就不会心心念念的想和你在一起。你没有看我,而是望着天。我改掉了以往的胆怯,率先开口:你还好吧。喝这么多肯定难受。你依旧不看我,还好,退伍后和战友三天两头喝,练出来了。不过是有点过分幸亏你帮我喝了那杯,不然肯定躺这了。你没有说谢谢。我也不感觉奇怪。毕竟,在这场漫长的感情里,总有一个人要扮演那个跟着你走的角色。小柯扮演我的。我扮演你的。而你,会扮演她的吗? 你问我,有没有对象。我说,家里给介绍了一个,还没去见。你看向我,去见吧,对你好就在一起,将来会幸福。我竟抑制不住心酸,眼前一片模糊。多想你再抱抱我,再拭去我眼角的泪。然而,你再没有多余的柔情施舍给我。你安慰了我几句,依旧是当初写给我的那封分手信里的言辞。我知道你一向是这样,多情,不滥情。 结束了狂欢,大家都醉醺醺的离场,唯独我格外清醒。清醒的看着你离去。 你没有发现我的蓝衣服,也许你已经不再喜欢蓝色了。 再相聚,你们没有忘记曾经的热血,只是明白了自己不在年少。 再相遇,你没有忘记我们的过去,只是比我先明白,爱不到就放手。 怎么好过怎么过。   相关专题:相遇 顶一下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再见亦是泪